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竹语轩

-----青青竹语醉长轩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擎天柔指、淡笔轻描。折叠心音、安然方字。 青案涉水、摇橹拨香。落花词阕、烈念倾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彩色童年——飞舞的白羽 2(原创)  

2011-01-21 17:51:46|  分类: 散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
 

 
 

 

  文/馨竹儿青青

 

燕儿在13岁那年真正体会到了死亡是什么。     

那一年初,外公的脖颈上长了几个鼓鼓的小包,按着不疼却很硬,村医说是老鼠疮(淋巴腺结核),无大碍,因而大家都未在意。可是逐渐的小包增多增大,伴着吞咽困难,终于引起爸爸妈妈的重视,赶紧带到洛阳、郑州的大医院就诊。

燕儿那时并不知道外公得了什么病。

爸爸妈妈带着外公从郑州回来,买了很多瓶药。燕儿发现妈妈的眼肿得像核桃一样,背地里流着眼泪将那些药瓶上的标签一块一块抠掉。

燕儿很好奇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她偷偷捡起那些小纸片儿小心的铺平拼在一起看到了“癌”字,拿出字典查了说明书上的术语,她知道外公脖子上长的是恶性肿瘤,小小的心也忽的一沉。

燕儿就想着外公这一生净吃苦了。三岁没了爹娘,跟着他的外婆住在舅舅家,舅妈厉害,衣服勉强蔽体,可总是不能吃饱,他的外婆就偷偷的藏些食物,晚上塞到他的被窝里,每次他都悄悄地迅速解决掉,不留痕迹。可是这样的‘地下疼爱’依然没有等到他成年。不到十岁时他的外婆就去世了,舅舅无奈不得不送他到地主家扛长工,劈柴、担水、种地、放牛、割草什么都干,小小瘦瘦的他吃尽了苦头。这些都是燕儿的外婆讲的,燕儿好像找到了外公为什么那么瘦的原因:哦,小时候累的饿的呀!

燕儿喜欢外公,喜欢外公高高鼻尖儿上的那颗小小的黑痣。当燕儿坐在外公的腿上,被拦在怀中的时候,她总会伸着胖胖的小手去摸那颗小黑痣,她总想看看那样的一颗小黑痣怎么会长在外公那么俊朗的脸上,她觉得好看极了。外公则任由她摸来摸去并不生气。这样一个温馨的场景竟像一幅画镶嵌在燕儿的脑海里,至今不能忘。

外公外婆一生只有妈妈一个孩子,所以为了不让老人孤单,燕儿姊妹几个从小就在外公家长大,由他们帮着拉扯几个孩子。

可是如今,日子稍稍好过一些了,正是安享晚年的时候,外公却得了这种病,真的好可怜,很多好吃的没吃过呢。燕儿这么想着,小小的心儿竟很悲伤。

燕儿在学校每天上午两节课间都会发一样加餐的点心,从知道外公得病之后,燕儿再也没舍得吃过,总是飞快的从三楼跑下来回家拿给外公吃。(那时候实行福利分房,燕儿家的房子不够住,爸爸学校特别照顾给了两间大约12平米的办公室,全家人住在那里。)那种甜甜咸咸的小饼或者糖糕、或者麻花都是平时妈妈很少买的点心,燕儿觉得非常美味,于是她给外公留着。

外公怎会舍得吃,便掰下一半来递给燕儿,燕儿又推回去:你吃吧,我在教室吃过了。燕儿就站在床边看着外公把那些美食吃完,这是属于爷孙俩的秘密,没人知道。

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时日不多了,外公坚决要回到乡下自己的家里,拗不过这最终的愿望,暑假的时候,全家人带着外公回到了乡下。

那是和外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夏天,村里来探望外公的人络绎不绝,外公吩咐妈妈把他全年的党费交给村支书,然后不停地在院子里干这干那。

他把种地除草的农具一件件侍弄好,把手扶架子车车体上的窟窿补上,他深情的拍着牛的脑袋另一手喂它吃草,他找来树杈支起院子里过低的桃树枝……他不再坐在属于自己的藤椅上悠闲地喝茶听收音机,似乎要把所有的活儿都干完,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做这些事儿。

燕儿记得那年夏天为外公做的唯一一件值得骄傲和记忆的事情,就是费了很大的力气,费了很长的时间把外公的白衬衣洗的雪白雪白的,那件雪白的衬衣完全是燕儿两只小手搓洗出来的,外公赞不绝口。它就挂在院子里的绳上随风飘着,很快晾干了。多年以后,这唯一的一次帮外公洗衣服的场景仍然清晰可见,那件飘扬的白衬衣总还生动的浮现在燕儿的眼前,作为思念外公的祭奠。

这样的日子并不长,命运甚至不给燕儿更多的时间来孝敬这位60出头的善良老人。很快到了九月,燕儿开学了被姐姐带回城里。爸爸和妈妈留下照顾病危的外公。

没过多久,乡下的外公由于癌细胞迅速的扩散转移,很快便进食困难了,只能进流食。

一天下午,正在上课的燕儿被老师叫出了教室,告知赶紧回家。

姐姐告诉燕儿:外公‘老了’(方言:病逝),燕儿的眼泪当即落下,无助的哭着。

姊妹几个赶到乡下时,天已黑透,院子外架着许多纸扎,院子里挤满了黑压压的村人,一盏极大极亮的灯高高的挂在院子上空。

外公躺在正屋地面的床板上‘睡着’,早已不是燕儿临走时的模样,怎么会变成这样?这个骨瘦如柴、形容枯槁的老人会是外公吗?

燕儿脑子蒙蒙的,早已有人拿出白色的孝带扎在几个孩子的头上。

姊妹几个跪在床边,燕儿生平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,近的可怕,怕的是最疼自己的外公真的死了。她明白外公不会醒来,她在八岁住院那年听说过治不好的病人最终都会死去,而这一次是自己的外公。抑制不住的伤心让燕儿不住的哭着,哭到不知不觉中睡着……

第二天,雨下的很大,正是外公下葬的那一天,燕儿知道,老天有眼,它也在为外公流泪。燕儿更加伤心,脸上已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,冰凉的、滚烫的一同顺颊而下,小小的肩膀上下耸动,泥泞的路面深一脚浅一脚,燕儿紧紧地跟在姐姐的后面,试图能够与外公贴的更近些……

到墓地的时候,雨意外的停了,工人们一夜之间就已挖好了很深的墓坑,那便是外公永远的房子了,在这样阴暗的地下,外公会开始另外的生活,他真的就永远睡在这里了……

九月的天气,风有些寒意,燕儿沾满泪痕的脸被风刮得有些疼。

小孩子被大人们带到了一边,燕儿远远的看着那个黑黑的装有外公的匣子慢慢的消失在地面上,继而鼓出一个高高的坟冢,上面插满了花圈,白色的纸条像一根根飘带呼啦啦响着。

燕儿在泪眼婆娑中似乎看到了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,像一片羽毛慢慢地向上升腾,她喃喃的叫道:“外公”,那瘦高的身影转过身来微微一笑,豆大的泪珠滑过燕儿的眼睑,她迅速扬起手抹去,再望时外公已不见了,燕儿呜呜地继续哭着,抽抽搭搭的小肩膀耸得更为剧烈,姐姐走过来拉着燕儿跪在坟前磕头。

当燕儿直起身来再斜向上看时,就坚信慈祥的外公已经飞向天堂,她亲眼所见,外公穿的正是她洗过的那件白衬衣,如一片轻盈的白羽,飞到那个没有疾病,没有痛苦,可以尽享天下美味的天堂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4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