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竹语轩

-----青青竹语醉长轩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擎天柔指、淡笔轻描。折叠心音、安然方字。 青案涉水、摇橹拨香。落花词阕、烈念倾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重阳,归乡【竹儿原创】  

2011-10-06 22:00:35|  分类: 散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

重阳,归乡

 

文/馨竹儿青青

竹林听雨(新绿系列)赠风茗竹影 - 沧海 -

 

    是谁,以迎接的手臂,留给秋天一些残存的花絮,挂在归乡的路旁。——题记

 

(一)

    父亲,是个感情细腻又易于流露于表的人,喜怒哀乐全挂在苍老的脸上,有时也能快乐的像个孩子,极易照料。

    父亲自小离乡读书,直至参加工作,娶妻生子,直到自己退休,从未间断过每年的独自回乡省亲。故乡老父老母早已不在,探望的,是也已年迈的一兄一弟和乡舍,更是一种难舍的故乡情结。

    去年年底,父亲被查出患了直肠癌,自以为活不过冬季,便自己放弃治疗,全家人焦虑不已。最懂他的莫过母亲,母亲悄悄给故里的堂兄打了电话,不日,村里竟然自发租了一辆面包车,来了一二十个上年纪的老者,甚至还有行走不便,手执拐杖的白发翁,将个小小的病室挤得水泄不通,至此才知,父亲在故里是怎样的为人。

    卧在病床上的老父泣不成声,把这当作送别来感慨万千,言不成句。而乡邻,多是很少走出山窝窝的淳朴农民,说的最多的就是:“木有啥拿哩(没什么可拿的)”,“个人地种哩(自己种的)”,“尝尝鲜”,“俺们还等着你回去看俺们哩!”

   “行,我一好,一定回去看你们!”

    许是这一探望,增强了父亲的自信,为了自己的承诺,父亲在母亲无微不至的照料与鼓舞下做了部分直肠截切手术,术后曾高烧不退,腹部肠道高度绞粘,后二次进手术室矫正,两个月下来,滴米未进,从160斤瘦至皮包骨,吃尽苦头却再不言放弃。

    有种承诺不可轻许,一旦许下,便不轻弃。这是我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最简单最受用的道理。

    出院后,父亲需要坚持不懈的数次化疗,几次提出回故乡看看,可自知,这样孱弱的身体无法自立独行,为了稳住他的心境,我允诺,五一开车陪他回去,可那次因为种种原因未能随行,陪同的是哥哥姐姐,不知具体的境况,却知父亲自那回来以后饮食起居俱好,体重增加不少,面部红润许多,又开始和先前一样与年轻人争论问题......

 

分割线素材◆绿色系列◆ - Q仔 - Q仔*网易博客

 

(二)

    九九重阳,登高望乡,是该我为老人还愿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父母亲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,后备箱塞得满满,坐在车里,仍然盘算着各家应送的礼品是否合适与足够。

    我已很多年未来过父亲的故乡了吧,脑海里全是颠颠的跟在父母身后游山玩水的无忧样,而此时,连路径都已非昨,全然找不到儿时记忆里的模样,任由母亲指点。

    渐进山里,空气无比清新,四周静寂,只有车里浓溢着老人的热切。

    山路很窄,一边是一米多深的沟壑,另一面便是数米高的坎坡,枝杈着许多野生的山枣树,纷纷挥舞着满枝丫那红透的小酸枣,撩拨我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九曲山弯,无法快,平坦一些的路段,两边都是庄稼,玉米和各种豆类今年都成熟较晚,还是碧绿一片。路旁田边滋生着许多淡黄的野菊和深紫的牵牛花,就那一望,就让我感慨,这天生的紫色花冠竟比我花园中的大出一倍还多!

    归乡心切路漫长,只在很少的视觉中可以找到记忆中故乡的模样。进入村口,依然是那个藏匿在峰峦之间、万木丛中的小村庄,早已改了装扮。依然是那些儿时的相识,如今,伴着岁月催熟,苍白了青丝,老了容颜。

    车停在家门口,堂兄嫂早已迎出很远,我们将所带之物搬出车箱,由母亲带着父亲不分亲疏,挨家挨户亲自送去。

    父亲有自己的规矩,从不在别人家吃饭,每次回家都落脚在已故的二伯父堂兄家,此次仍不例外,那些送过礼品的乡邻都追过来围在院子里与父亲搭话,父亲仍是一提起鬼门关的又一遭行走,便激动的眼角湿润,全然忘了我路上的叮咛。唉,权且由他去吧,高兴就行。

    要知今日,从这里走出的,那个当年的穷书生省亲来了。

 

分割线素材◆绿色系列◆ - Q仔 - Q仔*网易博客

 

(三)

    我与堂嫂厨房里择菜,全都是自家田里种的,番茄,豆角,韭菜,青茄,白菜,堂嫂问想吃什么?我迫切回应:手擀面。一则,城里很少吃到,二则,这里人人会做,极易达到,父母又极其喜欢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 堂嫂面露惊奇:“就吃这?”

    我镇定答:“就吃这!”

    堂嫂又曰:“木有菜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一堆不是么?纯天然无污染。”

    堂嫂笑了,洗手开始和面,聊起了她的三个女儿.....

    如今做饭,也用上了液化气和沼气,早不像我小时候回来,婶娘们烧地火那般乌烟瘴气的麻烦了。

    白面,依旧是自家地里种的麦子磨的,所以这一顿杂烩菜捞面于我们来说真是最干净和有营养的食物。到了开饭时候,乡邻们一下子散去,须臾功夫,又兀自冒出,拿来自家烙的菜卷,油馍,水懶柿子......这便是乡亲!   

    饭后,堂嫂只说,歇会儿吧,然,转身便不知去向。父母亲也不知串到了谁家。我便搬了小椅,坐在场院边的树荫下,极目望去,梯田层层绿意,不见秋痕。

    不远处,一树红灯笼俏皮的挂着,正是柿子成熟的季节。一个娴熟的身影飞身攀上枝桠,扔出一根绳子搭下一枝,迅速一个个摘下,我认出那身矫捷定是堂兄。

    懒懒的树影下,找不到小时候玩耍的青石板,听不到叔伯们凿石那经崖壁回弹后的美妙声响。依稀,奶奶轻唤乳名回家吃饭;依稀,谷底潺潺的水中,堂兄弟们正赤了脚摸蟹;依稀,那对年轻的父母正领着五个孩子翻山越岭赶回家中过年;依稀,那个爱竹的小女孩儿正哭着只为得到一根笔直的竹竿......一切仿佛昨日,一切又在眨眼间巨变。

   

 

分割线素材◆绿色系列◆ - Q仔 - Q仔*网易博客

 

(四)

      该是走的时候,在我坐着的场院里已经堆了许多的东西,红辣椒,红柿子,新掰的玉米,刚拔的花生,才摘的南瓜,自家喂养的鸡蛋......满满几箱几编织袋,都说是父母亲爱吃的,城里买不到的。这已不单是普通的农产品,那是一份份诚恳的乡情,不容推脱,盛情难却。

    父亲此时已从叔父家被人簇拥着走出,朗朗的笑着,紧紧地拉着彼此的手,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    所有的东西,乡亲们蜂拥装进了车后备箱,比来的时候装的更满。

    “闲了回来哦!”说话的人语音哽咽。

    “不忙了都去啊!”应承的人已泪眼莹莹。

    车已缓缓绝尘,送行的人逐渐远去。父亲拭着眼角,我不再说话。

    依旧是来时的路,依旧是迎来的酸枣枝,恋恋的用手臂轻抚车体。

    有种什么东西触动了我的鼻翼,那种酸涩实在不能言说。我终于知道,父亲为什么能够克服心里的薄弱,坚强的战胜了自己......   

 

分割线素材◆绿色系列◆ - Q仔 - Q仔*网易博客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伊人模板


 


 

你是我的情人【精品素材】 - 心灵之约 - .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7)| 评论(12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