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竹语轩

-----青青竹语醉长轩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擎天柔指、淡笔轻描。折叠心音、安然方字。 青案涉水、摇橹拨香。落花词阕、烈念倾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紫玉蝶 【二】——【原创小说连载】  

2012-06-13 22:26:56|  分类: 散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紫玉蝶 【二】——【原创小说】 - 馨竹儿青青 - 馨竹儿青青

 

 紫玉蝶 【二】

 

文/馨竹儿青青

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黄色) - 香儿 - 香儿 

 

 

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。
       箫童一直作为茗月的私人保镖跟随茗月,这两天因欧阳在,便先进了城,回家探望自己的双亲去了。所以,进城的路上,便只剩下欧阳和茗月。
       昨夜的雨让道路泥泞,马车并不好走,欧阳决定骑马。
       茗月因为家中的变故,惊吓后身体状况一直虚弱,无法自己骑马,欧阳用薄纱遮住茗月的头部和面部,轻轻抱起茗月,放在自己的马上,然后矫捷的登上马鞍,左手揽着茗月的腰部,右手拉着缰绳,双腿一夹,马儿立时飞奔起来。
      茗月能够听到欧阳的心跳和局促的鼻息,他们两一起长大,可谓两小无猜,虽说平时在一起的时间有限,但欧阳的一片心思,茗月神会,欧阳的心细与谨慎无人可比,特别是对茗月,可谓细致若微。虽知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,但在这样的情况下,因为伤痛,便都也顾不了许多。
      半个时辰的功夫,便到了城里,一条青石板路被雨冲刷的非常洁净,街旁垂柳郁郁葱葱。
      ”哥哥,快到家了,我们下来走走吧。“茗月羞涩的说道。
      ”茗月,你的体力行吗?累坏了家父会怪罪的,再说人多的地方不宜久留。”
    “嗯,好吧。”

到得家来,老欧阳很是吃惊,少不得埋怨:松儿,你怎么擅自带茗月回城?
      茗月见状,忙上前解释:叔父,是茗月要回来的,不怨哥哥,等婶婶过了生日,茗月便走。
      见两人如此,老欧阳不好再说什么,忙叫家丁收拾住房,备了饭菜。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
      几日相安无事,转眼到了十五,欧阳府张灯结彩,送贺礼的不断。
      箫童一家大早赶到,帮着上上下下打理。
      南宫剑果然带着妹妹飞燕,备了一车厚礼赶到,令欧阳家上下都很吃惊。自是不能怠慢。
      飞燕与茗月几日不见,自顾自聊着女儿家的私房话,男儿们,老欧阳和雪松,陪着南宫剑坐在书房喝茶。
      这时,茗月忽听丫鬟叫道,小姐,箫童来了。
      两女孩儿相视一笑,拉起手来到门厅,但见箫童今日一身蓝色缎衣,腰间系一枚月牙玉佩,与常日短衣短衫的武生打扮截然不同,略显出一丝文气了。
      “箫童,今日怎的这样穿着呀,没想到,还很英气呢!”飞燕笑道,在岛上的时候,她总拿箫童说笑,箫童也只是笑着,从不愠怒。
    “呵呵,今日寿星大喜,还是庄重一些好吧,小生在此见过两位小姐。”箫童说着,还正经的拱起双手,略弯上身行起礼来,逗得茗月和飞燕乐不可支。

 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在大家齐心协力的操办下,欧阳母亲的生日宴很是喜庆热闹,来宾与亲朋好友都很满意。
       宴会后,已是暮时分。欧阳与父亲和茗月一一送别了来客。飞燕陪雪松喂马去了,她俩说着这一路上的情景。箫童独自一人来到了桥边,看着河水发呆。南宫赶回飞燕的居处,因为他还有要事需要办理。

今夜,夜空的的圆月格外明亮,映在水中随着水波荡漾。
       闲来无事,茗月来到了院子里,听到马厩那边飞燕甜甜的笑声,正想过去,却在桥边遇到了箫童,便上前去打个招呼。

这个当口,便见飞燕和欧阳自长廊的尽头走过来。萧童问道:刚才听到飞燕的欢笑声,定是有什么开心事儿,说来一起高兴一下吧?
      飞燕笑吟吟道:“路上遇到个书生,只顾着看书,撞到了树上呢,不管撞得伤势如何,以为撞了人,一个劲儿的向着树作揖,口中念着,小生失礼了......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说完又是大笑一通。
      欧阳,箫童,茗月也都被逗乐了。好一会才缓过神来。
      不愧为是十五的月亮,映在水中,映着四周的树影婆娑,欧阳立时来了雅致,出口成章吟出一首诗来......

“秀山青竹,星朗月圆,唯此清风俱染,凝香百合,惜此时,千里共婵娟。”
      飞燕仰慕的鼓起掌来喝彩,茗月含笑不语,须臾功夫,细声接道:

“隔岸观景,无雨惊风,今若不与君逢,望断云月,悲凉处,无处饮香茗。”
       欧阳觉出茗月句中那淡淡的伤来,望过去时,迎到她幽怨的眼神,于是进前拉着茗月道:好妹妹,这就喝茶去吧,自那一日栀子花会后,愚兄迷上了栀子花茶,一起来吧!
       这边飞燕面有不快:这儿也是妹妹呢,怎就只请一个,欧阳哥哥偏心呢!
       箫童一边打圆场:怎么会呀,欧阳明明说的,一起去嘛,走吧,只管喝去。
       欧阳笑道:“是呀,我吩咐沏了很多茶,凉亭里候着呢”
这样的夜色静谧而安然,亭边的竹林随风而沙沙作响,摇曳一片黑白的影子,横亘在碎石小道上,几个人品茶小叙几日来的林林总总,没有睡意。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 这边,话说欧阳的父母双亲自寿诞过后,添了一桩心事。
欧阳时至弱冠,因深知官场险恶,父亲并不逼迫他去赶考赢得一官半职,从小,欧阳聪颖,偶也习习武艺,深爱骑马。老欧阳中年得子,对其宠爱有加,如今他的婚事倒有些犯难了。
       欧阳喜欢茗月,全家上下除了外人不知。可是,茗月乃罪臣之后,目前隐蔽偷生,一旦败露,必生祸端。所以,从此考虑,老夫妻断然不能认可这桩姻缘。而这次寿诞却让他们心事豁然。因为他们物色到再合适不过的儿媳人选,这便是飞燕。
       于是,瞒着欧阳,夫妇俩会了南宫剑。
       南宫剑自父母过世后,便是妹妹唯一的依靠,这样的婚姻大事岂能儿戏。欧阳夫妇亲自为儿子提亲,南宫剑始料未及。好在他对欧阳印象还不错,妹妹嫁在这样的人家算是很好的归宿了。于是当即应承了下来。随即找算命的先生测了两人的八字,选定了良辰吉日,定在次月的十六。旋儿各自回去准备,却并不通知欧阳。

       母亲寿诞之后不几日,老欧阳吩咐箫童,送飞燕和茗月回了岛上。这边眼见婚期将近,父亲才将喜事告知了欧阳,欧阳火锅上蚂蚁似的坐卧不安,请求父亲取消婚事,几次牵了马要离家去岛上,都被父母亲拦住,最终跪下来求他:儿呀,全家上下的安危系在你的身上,茗月的身世你知道,一旦让官府知道,非但你父亲乌纱难保,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得搭上。茗月虽好,无缘做我欧阳家的媳妇,认了吧?!
       欧阳知道深浅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自古不能改变,但再怎么说,他都无法违了自己的心愿,于是不置可否,父母怕生意外,便将他明里留在家里,暗里实施了软禁。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      

——竹儿边框—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9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