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竹语轩

-----青青竹语醉长轩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擎天柔指、淡笔轻描。折叠心音、安然方字。 青案涉水、摇橹拨香。落花词阕、烈念倾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紫玉蝶 【四】——【原创小说连载】  

2012-06-15 21:30:06|  分类: 散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紫玉蝶 【五】——【原创小说连载】 - 馨竹儿青青 - 馨竹儿青青

 紫玉蝶 【四】

 

文/馨竹儿青青

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黄色) - 香儿 - 香儿 

  

遭遇这样的变故,欧阳二老看穿孩子们的心事,只想快些找到松儿,婚姻大事只字不提。
      萧童自是唯一知道欧阳去处的人,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二老陈述,让他们宽心。飞燕回门后,萧童将家里一切安排妥当,一路彪马赶奔欧阳的藏身之地——他远房叔叔家。
      萧童的表叔父家据此三四十公里的模样,不消两个时辰便已赶到。
      此时的欧阳正日日愁索,不知何去何从,见萧童赶至,顿感欣慰。
      萧童跳下马来,先去拜谒叔父,却听门人言,叔父邻村替人看病去了。
      萧童的表叔父多年行医,人又乐善好施,所以常常出诊附近几个村落,在当地小有名气。
      萧童与欧阳在院落中坐下,将几日来的林林总总一并道来,欧阳早已坐立不安,欲即刻去找茗月,被萧童拦下。
    “欧阳,切不可慌乱,四处都有南宫家的人寻找茗月,如若被人撞见报于南宫,而今,南宫正在气头,必会刀光相见。且忍一两日在这里住着,外面的事由我罩着。”

 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 

直至晌午,表叔父仍不见回转。 婶娘这里早已在正厅备好一桌酒菜来招待萧童和欧阳。

婶娘言道:“你叔父今天去了八里外的佟家庄,佟员外是你叔父的至交好友,前几天家里来个侄女,病在家中,所以请你叔父去看一下,少不得一天回不来的,两人总要叙叙闲话下下棋……”
    “婶娘,可是我小时候一块儿玩耍的子翼家啊?”萧童似有所思,想起小时候的那个玩伴,叔父曾带他去过那里。
    “嗯,佟员外是有一子,与你一般大,是个读书人,一表人才呢”婶娘一副夸赞的面容闲谈中流露。
    “多年未见了,小时,他就通晓三书五经,出口成章,今年该参加科举应试了吧?”萧童问道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:“婶娘,我想去他家走走,也算看一下故交,顺便接我叔父回来吧?”说话间,拿眼神看了看欧阳,意在征求欧阳愿不愿同去。
      欧阳几天来窝在家中,寂寥的很,听此言立即应和“我愿与你同去,见一见,也结交个朋友嘛!”
      婶娘自是不拦着,年轻人嘛,喜欢四处结交朋友,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临行前,萧童找来两顶带沿的斗笠,递于欧阳一顶,自己先戴上,示意欧阳。不得不说,萧童是个粗中有细的剑客。 
       两人翻身上马,出得院子,径直向西北方向的佟家庄奔去。
       不消半个时辰便来到一个不算很大的村庄,庄口一片翠色的竹林,林边一条清澈的小溪,潺潺轻淌在林林总总的青石之间,一股淡淡的清香不知哪个方向飘来,渐渐漫过鼻翼,立时,让人心旷神怡。
       两人翻身下马,各自拉着缰绳,在一座有些气派的庄园门口停下。朱红色的大门并未关着。
     “印象中,这家便是吧。”萧童似是自言自语,上前叩动了门环。
       须臾功夫,一60开外的男人出现在门口。
       萧童摘下斗笠,躬身上前道:“敢问老伯,此处可是佟员外家?”
     “呵呵,正是,请问公子……?”
     “在下萧童,路鹏是我表叔父,这位是我的朋友杨帆。”萧童指了指欧阳,显然报了假的名讳。
     “可是那个路大夫?呵呵,正与我家员外下棋呢,随我来吧。”

萧童和欧阳随老伯绕过屏风墙,眼前豁然一个不小的院落,一角种着各色的花草,进村时闻到的花香必是由此而来。花草的中间又是一片竹子,却比村口的竹叶宽大些,浓郁些,似还有些清清的味道,一条青石小路直通亭廊。过了亭廊进入后花园,只见两中年男子正在亭子中聚精的下棋,正是萧童的表叔父与佟员外。
       萧童并不上前,示意老伯可以退下,静等两人下完一盘棋才走上前去。欧阳只是一味的跟在后面,因为萧童交代过不可擅自言行,以免麻烦。

一盘棋的功夫,萧童二人上前拜谒两位长者,佟员外慈眉善目,也把这两位后生上下打量一番。
       路鹏自是如此介绍一番,佟员外吩咐家院备了茶点在亭中叙话。
     “佟老伯,我与子翼小时玩伴,今日不在家么?”萧童问道。
     “呵呵,不巧,犬子昨日奔京师赶考去了,需些时日才能回来。”
     “佩服呀,想他饱读诗书,一定旗开得胜,恭祝了。”
       一番闲话......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
       正在闲谈间,忽闻内院传来琴声......

仔细听来,涓涓细水般的筝响,声声入耳,弹的是苏轼的水调歌头,伴着一个女子的轻轻婉唱: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......
       欧阳早已按捺不住叮咚乱跳的心境,不由站了起来。萧童似乎也听出了端倪,随即站起。
      佟员外见势立刻微笑:呵呵,这是小女,闲时喜欢拨弄筝弦,见笑了。
      路鹏道:老哥甚时有个女儿了?我怎不知呢?
     “哦,便是前几日来的侄女呀,父母双亡了,认做干女儿,才前儿不是才给她开的药吗?怎的忘了?”佟员外捋着胡子,言道。
     “可是叫茗月的?”
       欧阳急切的问道,说完便觉失态,却早也顾不得许多。因为茗月最喜欢弹这支水调歌头,因为欧阳最喜欢听这首,此刻,像一石激起了万丈波澜。

“你们认识么?”佟员外甚是吃惊。 
      “佟老伯,不瞒您说,我们正四处寻她,她是小生的妹妹。可否让我们见一下?”欧阳急切到。
       萧童也深感意外,不知怎会有这样的巧合,简直如做梦一般了。

 佟员外知不是外人,便唤来家院:“请小姐来见过客人。”
       须臾功夫,一素衣女子款款穿过庭外花丛,盈盈弱弱飘然而至,但见柳叶弯眉,含情美目,脸色略显苍白,有些楚楚可怜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走失的茗月。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事情回到几天前。
       茗月竹花岛出走,飞骑不知多久,终因体力不支跌下马来。恰遇从此经过的佟子翼,便随家丁前去查看。但见一女子眉目清秀却面色惨白,背后背一硬硬的包裹,当时又昏迷不醒,便出于好意命家丁先救回家中。
        这佟家祖上本居京城,后因不满官场腐败,卸官迁居故里,做些小买卖,远离喧嚣倒也逍遥自在。
        这日,佟夫人见儿子带回这样一位女子,甚是疑惑,子翼说明来龙去脉,佟夫人忙令家人去请大夫,在整理茗月随身衣物时意外发现包裹内一把檀香古木筝琴,不见则已,佟夫人大惊失色,忙唤来子翼的父亲佟员外。
       佟员外轻轻拿起这把筝琴,在琴翼左侧赫然雕刻一列小字:松竹居士赠。这松竹居士正是佟员外的小号。而这把琴早在十六年前赠与义兄,而今,这个女子身揣此琴,莫非她是……可是,义兄因为赈灾粮一事被满门抄斩,这个女子究竟是谁? 佟员外即令家人飞速去请路大夫前来诊治。
       幸而,茗月只是心力交瘁,悲伤所致的气宇郁结,并无大碍,半天时辰便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 佟夫人问及茗月的来历,茗月不便明说,只说路过此地,不想生病摔下马来的。问及这把琴时,茗月梨花带雨:这是家父留下的。
       佟员外立即问:令尊是?
       茗月不敢如实相告,只拿眼神打量眼前的老者。佟员外心中已猜的八九不离十了,便和声悦色道:姑娘莫怕,我便是这琴上所刻之人,这把琴十六年前,我赠与义兄,如何会在姑娘手上?
       这次该到茗月悲喜交加了,父亲曾说过这把琴的来历,但因为松竹居士远走故里,所以多年来不再走动,谁曾料到天意会使茗月不知不觉中遇到了。茗月立即从病榻上下来,躬身行礼:叔父在上,侄女茗月叩拜。言罢早已泪如泉涌。
       佟夫人上前扶起茗月坐下,茗月将这前前后后的故事说与佟家上下,佟夫人心肠极软,陪着潸然泪下,心疼的将茗月搂入怀中:茗月,如今你已无家可归,如不嫌弃,留下做我的干女儿吧?
       佟员外见状,自是欢喜,夫妻俩只有子翼一个儿子,一直盼望有个女儿,如今,天下掉下一个如花似玉的来,怎知不是天意?
      茗月欣然接受,见过了子翼哥哥,一家人坐在一起叙到三更。 
      安徽赈灾粮一事本就是冤案,民间百姓早有传言,佟员外自然也知义兄断然不是那种贪官污吏。可是,奸臣当道,掩君耳目,置黎民百姓于不顾,妄杀无辜,祸害一方百姓,一介草民又当如何?
       可这佟子翼,生来颇赋正义,喜欢打抱不平,一直心怀抱负,虽为读书人,却一心想要除暴安良,并私下里,不显山不露水的练得一身好武艺。佟员外几经阻挠都不能改变他的初衷,无奈由着他来。
       今年正赶上科考,子翼意欲前往,正巧遇到了这么可人的妹妹,家里却蒙受着不白的冤屈,便在心里暗暗立誓,科考成功后一定帮她家平反昭雪。

 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言归正传,欧阳跨步走到茗月跟前,茗月并不正视,只是躬身行礼言道:小女月儿,见过二位公子。月儿是茗月住下之后,佟夫人为其唤的名字,茗月喜欢,也就如此叫来。
    “茗月,我是欧阳呀。”
    “公子认错人了吧?小女不是茗月,只是月儿” 
      萧童一边看着,早就疾步上前:茗月,欧阳他……
      未等萧童话落,茗月应道“本已认错了,何苦解释来?小女失礼告退。”话毕,便转身匆匆离去,园门外,簌簌落下泪来。
    “茗月。”忽听身后有人唤她的名字,转身看来,却是萧童。
    “茗月,欧阳为你并未与飞燕成婚,如今埋名逃婚在外四处寻你,为的不是咫尺陌路呀。”
    “可是哥哥,茗月乃罪臣之后,势必株连亲友,别为了我,毁了他大好前程,烦请哥哥,让他回去吧……”
      门内的欧阳听得真切,幡然醒悟,自己如此的寻了茗月,非但不能给她幸福,反而连最起码的安全都无以保障。大丈夫不能保护心爱的女人,何言见她?

欧阳毅然走至茗月跟前,双手抚住茗月的肩头,炯炯的目光凝视着茗月略带苍白的脸庞,深情而低沉的说:欧阳此生心中唯有茗月,再无她人。

茗月眼里早已溢满泪水,紧紧盯着欧阳略显憔悴却依然俊逸的面孔,这个自己深爱的男子,此刻,这么的坚定。
       欧阳抬起右手,轻轻拭去茗月滑下脸颊的泪水,缓缓的吻向她的额头,如入无人之境。
       此时的茗月,再不能装作冷决,情不自禁的扑向欧阳怀里,仍然泪水涟涟,她真的太爱欧阳了。
       欧阳紧紧搂着茗月,拂拭着她柔软的长发:茗月,你好好的等着我,今生,欧阳非茗月不娶,记住了吗?
      茗月抬起头来,深情凝视着她的爱人:可是......
      茗月,别说傻话,只需安静的等我,等我来娶!别的一律不许你想,好么?欧阳制止了茗月说下去,他知道她在顾虑什么。
       欧阳从怀里掏出那只玉镯,帮她戴至腕上,微笑着将茗月再次揽入怀中......

旁边的几个人早已悄悄隐去。 映着夕阳,一对恋人紧紧相拥。
      欧阳心里早有了下一步的计划,他不愿茗月担心,便没有告诉她。只说:我和萧童要去办件事情,少则十天,多则一个月,你在这里好好的等着,好吗?欧阳语气的坚定,不容商量。
      “嗯!茗月牢记! ”

 

 【香儿素材】分隔线(绿色) - 香儿 - 香儿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      

——竹儿边框—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5)| 评论(7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