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竹语轩

-----青青竹语醉长轩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擎天柔指、淡笔轻描。折叠心音、安然方字。 青案涉水、摇橹拨香。落花词阕、烈念倾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翠与竹 【竹儿原创】  

2015-10-16 10:28:41|  分类: 散文落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翠与竹 

 

 

文/馨竹儿青青

 

◇◆◇◆◇ 

        仍然记得,姐姐说她不喜欢“翠 ”这个名字,因为“翠”声如“脆”,是怎样柔弱和不堪一击的呀,譬如一些剧本里那些叫做小翠的人,大都命运多劫,都有着令人唏嘘不已的身世和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 而我,只知道【聊斋志异】里那个美丽善良却精灵古怪、为了报恩而舍身为她人的灵狐小翠。

        于我而言,是真真的喜极了这刻进骨子里翠绿的颜色,它是我割舍不断的姐妹情愫,也更喜那翠色是一种生意盎然的象征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,我却有些相信姐姐曾经的预言,因为太多的磨难印证在姐姐的一生里,每每看到姐夫形影相吊的背影离去,都会有无比的酸楚涌上心头。

 

◇◆◇◆◇

       姐姐相信缘分,她对姐夫是一见钟情的。

       姐姐在外婆家村口遇到他的时候,他正站在大坡头等待与另一女子相亲,他英气十足的剑眉大眼定是让人过目不忘的,于顷刻触动了姐姐最柔软的少女情怀,冥冥之中,姐姐就觉得他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那个角色,那年,姐姐大约十八九岁。碰巧的是,那女子家人听说男方家里穷,阻止了女儿与他的交往,中间人便又将他介绍给了姐姐。

       曾经,那是一桩不被看好的婚事,因为姐夫家在农村,贫穷疾苦,唯一的资本,便是聪明好学,走南闯北,有一上好的木工手艺。而姐姐却是中了姐夫的毒,无论父母怎么反对都至死不二。现在看过去,姐姐那时的坚持是多么正确。

       外公是疼姐姐的,他的遗嘱最终成就了姐姐的美愿,但是外公却没能等到姐姐洞房花烛便病逝了。长大之后回想,才明白为什么姐姐在外公下葬的时候哭的昏死,而不谙世事的我却未表现出对生死离别过于的悲痛。

 

◇◆◇◆◇

       姐姐恋爱的日子于我来说也是美好的,她总是幸福的和我分享他们的点点滴滴,我便从中得到诸多的“好处”,哪怕是一粒糖豆对于少不更事的小妹妹们也是快乐无比的美味,更何况,会经常被恩准了带出去很远的地方疯玩儿,渐渐地熟络,自然地唤他“海哥”,直至升格做了姐夫,称呼都不曾改变。

       姐姐对于妹妹们的宠溺胜过了母爱,母亲不在身边的时候,都是她充当妈妈的角色,洗衣做饭料理家务,给每个人扎精致的辫子,编织各色图案的漂亮毛衣,用自己微薄的工资给我们买新衣服和鞋子。我们竟也肆无忌惮的分食她怀孕时候给自己买的营养品,多数时候,姐姐都舍不得吃留给我们。我也直到自己做了妈妈,才明白,为什么姐姐的宝贝儿子生下来时那么小,那么瘦......

 

◇◆◇◆◇

       姐姐喜欢唱歌,文笔也很了得,曾经以一封【妈妈的话】惹得叛逆期宝贝儿子的痛哭失声。只是,过早的承担家庭的负累,使她完全忽视了自己喜好的发挥。

       我常在想,自己的某些习性必是受了姐姐的影响,包括一些钟爱歌曲的格调,以及文字里工愁善感,娓娓叙事的习作方式和语气。还有,就是,坚定不移捍卫自己爱情的精神。她可以摒弃所有世俗的偏见,嫁给众人口舌里门不当户不对的海哥,收获她人生最令人倾羡的爱情。

       姐姐生前,我帮她录制了两首歌曲,【妈妈的吻】和【潇洒走一回】,依然记得她开心的样子,那是发现肝癌晚期的头一年,做过五次介入手术之后,我接她来我家里度周末。

       姐姐会唱许多歌,包括我会唱的那些,最初都是她口口相传的,只可惜,我以为机会很多,仅做了两首,这成为姐姐留给我们最珍贵的影像。不知道姐姐最后有没有给妈妈一个吻,而让妈妈痛心不已的是,在她最后那些不能发声的日子里,妈妈无数次的探望,她都无法再叫一声”妈妈“。

        我将姐姐的两首歌分享在了家庭微信群里。小妹在微信里写道:二姐为大姐录制的两首大姐最喜欢的歌,这是大姐留给我们的唯一念想,每每听到这忧伤的歌都忍不住泪流满面。潇洒走一回?大姐一生命运坎坷,潇洒从何而来,在人世间潇洒走一回该是大姐的愿望吧。一首妈妈的吻听的更让人心酸,大姐多么舍不得妈妈呀,她对妈妈的爱都融入了歌里,成了我们永远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 钰宝贝看到后泪崩了,写道:子欲养而亲不待。妈妈,我想你!

       而我,更多的时候是在心里疼着,微信里,久久的沉默。

 

◇◆◇◆◇

       姐姐该是怎样的忍受着病痛,忍受着不能发声、不能说话的煎熬。在那些目光日渐黯淡的日子里,她曾口型比划着让我们替她抱抱妈妈,那是怎样沉重的嘱托,要离开疼她的妈妈,爱她的丈夫和她疼惜不已的儿子,那是一种怎样的不舍和离殇啊。

       除去病痛,姐姐的一生应该是幸福的,与海哥相亲相爱的三十个年头里,她有二十年都大大小小的病着,海哥不离不弃的照顾左右,几次将姐姐从生死线上拉回,不仅耗蚀了最美好的年华,也倾尽了家里所有,这一次却真正的回天无力,与心爱的妻子生死决别。

       但,这让我坚信,有爱情的婚姻才会是真正意义的幸福。

 

◇◆◇◆◇

       越是夜深的时候,悲绪便会肆意扰乱左右,许多记忆顿时清晰可见。姐姐的音容与我最后见她的情形交相乱了眼眶,因为过于的亲近而突兀的离去,便如被人瞬间掏去心肺一般刺啦啦的疼着,应和着日益萧索的秋景,仿若咫尺之外,互相张开了双臂,却遥遥不可企及。恍惚她温柔的手,依然会抚起我飘飘的长发,她柔声的呼唤燕儿(我的乳名),都在诉说什么,可是,再也不能够听见。

       清静如斯,如斯的想念心中奔涌。似水流年,去而不返。我爱的翠竹依旧婆娑摇曳,心中的疼依旧不减,可知我的生命如何的与这绿色无法割裂开去。

       翠,是竹枝骨里流淌不息的血色啊,若可,许我久久安暖以抱,只愿姐姐从此解脱,潇洒自如,行走天涯吧.......

 

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夜

     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8)| 评论(4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